当前位置:主页 > 装备制造 >
正文
一线特警配发子弹翻倍 遇暴恐可直接
    发布:admin        稿源:未知  更新时间:2017-07-31 15:18 浏览次数:

 

  本市执行反恐防控任务的一线特警,近期随身配发子弹已经增加一倍。根据指令,一旦面对正在实施活动的恐怖,无需“亮明身份、鸣枪”等一系列程序,可直接。记者今天从特警总队了解到,近来一线特警集体加练九二式“运动中速射”科目,针对反恐工作的实际情况,提高实战能力。

  昨天上午9点,夏雄伟队长带领他的车组准时抵达国贸地铁站F出口,接替早班同事。由他和司机兼狙击手李子龙、手康艳阳组成的警组将在上午至晚上的8小时内负责国贸周边的反恐处突执勤任务。

  “我们警组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国贸周边,以国贸桥为中心,辐射半径两公里左右。”夏雄伟队长说。

  特警们负责的区域里没有非常典型的“重点区”。夏雄伟说:“地铁站要重视安检区,学校要重视校门口,我们没有这种特别重点的地方,我们要控制的是一个‘面’。”他口中的“面”包括以国贸三期、央视大楼为核心的CBD区域、大望桥附近的交通枢纽、国贸地铁各个出口以及区。“凡是人多的地方,我们都得关注。”夏雄伟说。最近反恐形势发生变化后,警方出台了重点繁华区域“一分钟处置”措施。几位特诉记者,他们现在还要在区域内的11所中小学、幼儿园附近巡控。

  采访中,一辆督察警车停在了特警们的旁边。两名督察检查了特警们的警容装备之后,拿出一张表格填了起来。一位督察告诉记者,检查是不定时的,随时都可能来一次突击检查。项目也包罗万象,从警容警姿到各种装备是否携带齐全,子弹是否携带够量,全在检查范围。特警们说,执勤的几个小时里,即使毫无情况,也必须随时提高,或车巡、或步巡,绝对不允许没事的时候玩手机、刷微博、聊微信。

  每天至少8小时的紧绷,让特警们把每天的训练视作减压的妙法:训练场上长跑、健身房里负重,挥汗如雨后,才能缓解上的疲惫。

  除了接受督察例行检查的几分钟,即使车子停靠边,李子龙的手也几乎不离开方向盘,遮光板上挂着的两部不时传出指令和警情通报。“只要附近车组通报,就算上级还没有安排,我们也会主动地往那边靠拢,万一有需要支援的,就要用最短时间抵达。”

  李子龙口中的“最短时间”和普通人的认知相差很大。他能在凌晨5点紧急拉练中,用时8分多钟从通州东关冲到建国门;也能在狭窄的应急车道上驾驶车体宽大的依维柯以不低于80公里的时速疾驰,右边反光镜与隔离带的距离一般保持在3厘米,不会超过5厘米。

  “从国贸到呼家楼,高峰期你能用时多少?”记者问。坐在后座上的手康艳阳直接笑出了声,替李子龙答道:“这都不叫距离。”记者后来刻意走了一下东三环的应急车道,不管怎么努力,在本能的约束下,反光镜与隔离带的距离也不会低于15厘米。 东到四惠、南达双井、西抵日坛区、北至长虹桥,特警们完全可以做到“一分钟处置”。“当然,万一碰上2010年‘9·17’那种堵车,我们也就只剩下跑了。”夏雄伟说。

  在特警的眼里,从来没有孤胆英雄,只有一个能干的群体。三个人的警组,面对一个醉汉是它,面对十几个人的暴恐团伙也是它。

  凡是根据现场情况判断,市民生命没有受到特别直接的时,队长、谈判专家夏雄伟会是最的角色——他要高举九五突击步枪或者九二式,高声,吸引歹徒注意力。这时,手康艳阳会伺机靠近对方,用他远远超过普通人的臂力和技巧一招制敌。司机兼狙击手李子龙负责取证,免得因为不牢靠让歹徒脱罪。

  前不久,车组在农展馆附近巡逻,忽然接报说奥体中心西侧,一个小伙子手拿菜刀架在自己脖子上,要求彩票中心退钱。警组迅疾赶到,谈判时有人从侧翼靠近小伙子,一把握住刀刃,控制手臂关节,就势一带,将他掀翻在地。从停车到警情解除,只用了一分多钟。

  李子龙说,在这种事件里,原则只有一个:不能有任何人受伤,否则处置工作就算失败。

  但这种原则并不适用于暴恐事件。“最近我们配发的子弹比平时多了一倍,而且按照的,遇到正在的暴恐,无需,可以直接射击。”夏雄伟说。

  几位特警说,制伏持刀人员的标准动作之一就是“握住刀刃”,“以前没有防割手套,谁敢去握刀刃?”穿戴起全套装备,特警们负重近15公斤。凯夫拉头盔、防弹衣、战术背心、、手铐、胡椒喷罐、强光手电、防割手套、面罩……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们手里的九五突击步枪,威慑力十足。记者了解到,由于九五突击步枪威力太大,警方还从未用它在实战中开过一枪。特警们更重视轻便的九二式,与其他警种普遍装备的转轮相比,这种枪的杀伤效能明显强悍得多。

  警车上的装备就更齐全了,防爆毯、阻车钉、防弹盾牌、防毒面具、灭火毯、灭火器、叉……甚至包括一个游泳圈。连叉都细分为两种,大号的用来控制对方腰部,小号的控制腿部。康艳阳说,持叉都是两个人配合,一般是用来对付手持利器的异常者。他们不会和讲理,既要尽快制伏、又要减少,这时候,看上去让人想起《水浒》里的解珍解宝、和其他装备比起来貌似“矮矬穷”的叉就非常有用。

  夏雄伟向记者演示了全套出枪动作。打套、拔枪、右手拇指拨开保险、上膛、举枪,完成整套动作不足一秒。

  “按规矩,紧急状态下一秒钟之内就要把第一发子弹打出去。”他说,考虑到近期暴恐事件的特征,特警强化了速射的培训。和想象中一排对着25米外固定靶射击完全不同,特警训练中更强调移动:射手移动、目标更要移动。

  如今,一线特警速射水平不会低于5发子弹47环。在国际同行们“强调出枪速度,不讲究射击精度”的大下,这种水平已是相当可观。

  据介绍,近期按照市“警力前置”的,特警总队各支队纷纷从位于昌平七里渠的驻地进入城区备勤,一方面中心城区的安全,同时一旦发生暴恐事件,特警可就近调派。

  特警总队的前身是防暴队。当时各的防暴队大约有20到30人,肩负治安防暴、重要或涉枪嫌疑人等任务。曾经惊动全的一些重案,如鹿宪洲等悍匪,多是由防暴队配合刑侦总队一起。

  特警总队二支队副支队长吕岩是目前为数不多的“老防暴”之一。他说,和当年老防暴队相比,现在的特总是“高大上”,从装备、技术水平、人员素质、工作、国际交流等诸多方面都有了质的飞跃。

  吕岩说,特警的选拔和训练比其他警种更加严苛,“曾经连续好几年,特警只从体育大学招收新警,一下子把原本就不低的体能测试标准又给提高了不少。”他说,比如最简单的早晨晨练,一般人操场跑5圈,好多来自体大的新警必须跑10圈,因为他们一旦跑不够量,就会不由自主地发胖。普通的测试对他们没有难度可言,若不提高标准,也不利于新警的成长。

  特警的训练也不再是单纯的“从严、从难、大运动量”,而是根据运动科学规律设置训练内容,并辅以科学的恢复手段。在射击之类的专业训练上,也早已用上了国际先进水平的实战设备。

  “装备上的变化最大了。当年在防暴队,要冲进某个房间,都是一脚踹开大门,直接冲进去。现在首先要用内窥设备、索降侦查,先把情况摸清楚,用专业设备撞门,根据情况拿好防御工具再冲。”吕岩告诉记者,以前防暴队的头盔就是钢盔,防弹背心就是布套里装两块钢板,现在全都是凯夫拉材质,更轻便、防弹效能更好。

Power by DedeCms